有時,把自己交給街道,交給電影院的椅子。那一晚,莫名其妙地去電影院,隨便坐著,有人來趕,換了一張椅子,又有人來要,最後,乖乖掏票看個仔細,摸黑去最角落的座位,才是自己的。被註定了的,永遠便是註定。突然了悟,一切要強都是徒然,自己的空間早已安排好了,一出生,便是千方百計往那個空間推去,不管願不願意,乖乖隨著安排,回到那個空間,告別繽紛的世界,告別我所深愛的,回到那個一度逃脫,以為再也不會回去的角落。當鐵柵的聲音落下,我曉得,我再也出不去了。

   我含笑躺下,攤開偷回來的記憶,一一撿點。也許,是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,也許,很宿命地直覺到終要被遣回,當我進入almo nature 狗糧那繽紛的世界,便急著把人生的滋味一一嘗遍。很認真,也很死心塌地。一衣一衫,都還有笑聲,還有芳馨。我要仔細收藏的,畢竟得來不易。在最貼心的衣袋裏,有我最珍惜的名字,我仍要每天喚幾次,感覺那一絲溫暖。它們全曾真心真意待著我。如今在這方黑暗的角落,懷抱著它們入睡,已是我唯一能做的報答。

    夠了,我含笑地躺下,這些已夠我做一個美麗的繭。

   每天,總有一些聲音在拉扯我,拉我離開心獄,再去找一個新的世界,一切重新再來。 她們比我還珍惜我,她們千方百計要找那把鎖解我的手銬腳鐐,那把鎖早已被我遺失。我甘願自裁,也甘願遺失。

   對一個疲憊的人,所有的光明正大的話就像一個個彩色的泡沫。對一個意志薄弱的生命,又怎能命它去鑄堅強的字句?如果死亡是唯一能做的,那麼就任它的性子吧!這是慷慨。

   強迫一只蛹去破繭,讓它落在蜘蛛的網裏,是否就是仁慈?

   所有的鳥兒都以為,把魚舉在空中是一種善舉。

   有時很傻地暗示自己,去走同樣的路,買一模一樣的花,聽熟悉的聲音,遙望那扇窗,想像小小的燈還亮著,一衣一衫裝扮自己,以為這樣,便可以回到碳酸美容 那已逝去的世界,至少現在,閉上眼睛,感覺自己真的在繽紛之中。

   趁生命最後的餘光,再仔仔細細檢視一點一滴,把鮮明生動的日子裝進,把熟悉的面孔,熟悉的一言一語裝進,把生活的扉頁,撕下那頁最重最鍾愛的,也一併裝入,自己要一遍又一遍地再讀。把自己也最後裝入,甘心在二十歲,收拾一切燦爛的結束。把微笑還給昨天,把孤單留給自己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rightredc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