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,就像秋天的最後一枚飄落的葉子,只道是路人。以往便做了記憶,季節的記憶,在神經末梢裏和我同行。
就這樣的你走了。眼淚在冷冷的季節裏,裹著溫度滑落,落在唇邊,慢慢地變涼,就像你的離去,越來越遠。可是竭斯底裏的眼淚,用手邊的稿紙擦不幹,而你的腳步不曾停下,就如季節已經跨過了冬的門檻。秋,走了。
我不追問,不追問幾年又幾月,那些你曾給的承諾;我不追問,不追問日和月,那些你給的溫暖交錯。我只把一城的記憶,封鎖成一個人的城堡。或哭或笑,都在季節裏分明。
我用這樣的結局,給我們的城取一個名字,叫做秋天的記憶。放你遠走,我買單所有的該與不該。一城風絮,滿腹相思權且沉默。緣分五月,只在枝頭搖曳,還在重複著那年那月。
記憶,是顆不死的種子。我在春的陌上種下你曾經的來過,你的步履輕盈,不小心地撥弄了我的琴弦。從此夏雨裏便淋漓著詩情,也滴落下憂傷。都說秋水長天,又言涼秋點綴平添相思味。一朝繁華殆盡,我在冬裏為你守一季的素色流年。你留下的記憶,就像疊複的晨昏,畫著一個圈,卻再也圓不了的緣。
我知道,風中再也飄不來你的消息,而太多的人也不敢對我提及你的消息,但是你知道嗎?我只和記憶耳鬢廝磨,又多麼的想知道你現在的樣子。只是擲地有聲的別離,我再也不敢將往事重提。傷不起的癡心,不該再為誰停留。那些糾結,還殘夢未醒,叫著你的名字,驚來只有曉月如勾,勾不住過往匆匆,勾不住你眸中的風景。
我知道,雨中再也撿不起的詩情。你低眉的一瞬,傾了我一世的情衷。你的轉身,我便濕了所有的風景。遠山近水,琉璃歲月,我的筆尖再也潤不了的顏色。我難息你的眉目,也點綴不了煙火。折折疊疊,往事舊了,往事淡了。
我不知道,一種別過,是否真的無痕了當初如實的銘刻。只是春去又秋來,雁字排陣,徒留了多少歎息,等不來簷下的相惜。秋風掃盡,一抹寒意。肩上蝶,舊夢相摧。
我不知道,這一座城的終老,我一個人會不會把它守護成安好。不想種花養草,怕美麗過後的一地凋零,再影射緣分的無著。我只想寥星幾顆的夜,小樓有明月入窗,寫下一頁,晨起再翻來讀一頁。花完我所有執念,用盡所有的紙張,不了了之一種斷章的塵緣。
我睡在這一城的灰色,睡在記憶的殘骸,任是風乾風化。如果有一天,我們做了故事裏的事,故事裏的人,那麼應該是記憶的殘片,被路人的好奇看了那麼一眼,從此,道聽途說裏,你我再度重逢,又花開一季。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brightredc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